赛车pk10:【选后分析】地方派系对选情的影响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方台湾-【选后分析】地方派系对选情的影响力-现金赌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时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101岁老人庆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● 作者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次民进党会赢,原因很多,但我希望各位对政治有比较正确的认知,而不是电玩〈三国志〉,按个钮大家就会冲上去打到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次胜利是跨世代的联合,大家有共同亡国危机感,绝对不是某个人羽扇纶巾,弹指间国民党灰飞烟灭。别再幻想了,了解基层实务就知道,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偶然,以下举一些例子说明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勿忽略王金平的影响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部出现大黑马「陈柏惟」,从表面上来看,大量年轻票回乡给予致命一击,颜家死抱韩国瑜到死,这都是对的,但这都忽略掉一个关键人物:王金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 王立第二战研所提醒,本次选举不可忽略「公道伯」王金平。(资料照/记者季相儒摄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何他被叫做公道伯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这边先暂停一下,请各位想想,政治要用历史来比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台湾政治是哪一种?绝大部分人的想像就如电玩游戏 ,花一万金征兵,来了一万人;等于砸了一千万广告费,吸引一千人投票,几乎都是这样。我跟很多人聊过,他们讲很多,但脑中图像都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实的台湾民主运作比较像是封建战国时代,国王跟公爵有广大的领土跟经济实力,但这不代表他可以叫地方小领主滚来擦鞋。同样是贵族,都有庄园跟私兵,会被立为王的都得要教会加冕,这是君权神授,不然人民不会认同王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拿出一万金币要征兵,只会有跑来的佣兵(空战宣传)以及拿钱给地方领主来率兵勤王(陆战顾桩)两条路。而且一万金币撒下去,不见得就只有一万人会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,我们用在民主政治上的比喻就是,你一个立委候选人为何可以参选?因为获得党内提名,或是跨党派协调,透过初选等等。这些都是一个现代化的宗教仪式,你要经历这个过程,让支持你的群众认同你的参选正当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你有了正当性,各地大小诸侯就会有人主动支持你,大从有城市的伯爵率兵5000,小到一个村庄的骑士、小领主带兵50,集结成一支王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图中为张嘉郡。王立第二战研所指出,「桩脚」依靠人际关系跟金钱维系关系。(图/记者蔡佩旻翻摄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你可以说人家主动来,所以战胜后,所有的战利品都不关他的事吗?就等着大家举兵造反吧!用在民主政治上也是一样,对于花资源帮你选举的人,就算不是你去求他,也得要照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可以率兵来援的,在现代统称「桩脚」,依靠人际关系跟金钱维系,封建年代就是用金币维持忠诚;现代则麻烦的多,台面上的,像是请他当局处长。他有这方面专业,让他当顾问,协调相关产业;小的问题如:小孩转学帮个忙、喷洒农药排序前面一点、政府补助可以早点拿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之,没有「选完就算了」的道理。一堆人说政党要有理想,我来看的意思就是「佣兵费给了没」。理想,要有实际政策支持;空头支票开多了,佣兵自然会去找价码高的投靠,不给钱就捣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大小领主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,桩脚之间的关系也是,一个可以顾整个乡镇万人选民的大咖,跟只有一个村庄几百人的小咖,力量上虽然有差,但名义上地位平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若你是一个立委参选人,取得党内提名后为何要去地方拜码头?原因就在此,类似封建国王出征仪式,你得要到每个勤王贵族身边,不分大小去致意,爵位高低有差,但不能狗眼看人低,觉得你一个骑士带10个农民兵来是有屁用,就算心里这样想,场面话还是得说「有你这10人加持,小王有如得到万人之力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封建时代,大小贵族之间彼此不是没冲突的,水源、关税、婚嫁等等,除了收入高低还有面子问题。此时谁能够去摆平名义上同一个国家,但却势如水火的两贵族家,暂时放下仇恨,共御外敌?通常是位高权重,德行高尚,分派利益不徇私,获得大家信任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人,现代民主社会就是王金平这种公道伯。颜家此次死抱韩国瑜大腿,盘算韩流助攻,图谋的是什么?有几个人知道,在地国民党大桩脚表面功夫做足,实际上辅选懒散,摆明扯后腿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韩国瑜在大台中胜选造势晚会,颜清标现身力挺。(图/记者李毓康摄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颜家想的是,这次不靠你们这几家大诸侯就选赢,日后就不需看你们脸色,还可以进一步削弱,分派利益给自家人。但问题就在于,此次大桩脚为何不动?中部海线一堆地方势力众所皆知,同盟敌对盘根错节,这些年每次国民党要选举,如何摆平利益冲突,几乎都是靠老王下去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么乔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举个例子,有甲乙两家工厂,生产能力是6000:4000,结果这次美国下了订单5000,所以谁要接?王金平就是去协调的人,说这次甲先拿下来,下次换乙就好,或是说乙关难过,此次就先让乙拿光,反正甲也还有1000可以接。为何信任老王?这就是手腕跟多年累积的信任,最起码王金平不会坑两边,他的地位也可以牵制其他人不出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民党去年选后未摆平派系利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结果这次王金平翻脸,明明就是1124高雄跟中南台湾大胜的功臣,结果韩国瑜阵营全面起用外省人,把王金平晾在一边,就算王姿态摆低了,还是一毛不拔,把这个本土乔王当成用过即丢的垃圾。各位知道,为此不满的人有多少吗?王这次大选摆明不帮忙,连人家找他去吃饭喝酒都不要,中台湾多少桩脚,这次根本不想帮国民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民党1124后,利益分派太过难看,只照顾自己的地方派系,还完全不给台湾人生路,那些外省老头饥渴万分,纷纷预订未来内阁职缺,这些要去前线打仗的地方桩脚,被当成下等贱民随时可割可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民党那些挺韩的老头在想什么?无非就是透过中国协助,以及狂热韩粉的加持,一次歼灭掉这些不听话的地方桩脚,回到两蒋的中央集权体制。这种反民主的幻想之所以成真,很大一部分归功党国教育下,大量民众对于民主政治的错误认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王立第二战研所指出,国民党挺韩人士期望歼灭不听话的地方桩脚。(图/ETtoday摄影中心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结果,从台中到屏东,这些地方头人不分大小,大量被民进党策反。亡国感之所以切实,是因为他们感受到这种只看跟中国血统深浅,摆明要把台湾人吃干抹净的现状。民进党此次地方推出一堆新面孔,着眼点就是「都市选民」跟「网路空战票」,早就脱离地方邻里传统自行其事,所以找来当招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台面下谁去跟这些地方大老谈,要找谁去谈,选后新的体制怎么处理,各位以为刚毕业的新鲜人作得到的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方派系对云林、花莲选情的影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林花生之乱就是很明显的例子,地方农民知道张家人在干嘛,苏贞昌派农委会下去压阵,就跟中央王军下去地方执行警备任务一样,让那些平时作威作福的警备队没办法在中间作乱。当利益直接分派下去,大家确定中间人不会剥削,再加上「我们看到那些地方仕绅与大老与院长站在一起,确定不会被秋后算帐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王立第二战研所举「云林花生之乱」为例,解释地方派系操作的运作。(图/记者傅诚摄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花莲萧美琴之所以败,不光是傅崑萁砸钱多的原因,后山交通不便,中央难以将权威贯彻到底。萧美琴本人太过正直,在这种妖魔鬼怪出没的地方,大量启用同样性质的正直幕僚,打一场服务选民的干净选战,就注定会有这种结局。花莲乡亲不见得是短视,很多原因出在他们害怕秋后算帐,有些补助跟利益,傅家势力只要还在花莲一天,地方大小仕绅跟桩脚还站在他那边,就可能一夕消失,求助无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可惜,真的很可惜,那个票数摆明就是傅家全力以赴的结果,不会更好了。对付黑暗要用黑暗去对付,没听过冷战时期CIA跟KGB交手的时候,还得自报家名说要打一场干净的情报战。只要苏贞昌还在,没换上清新进步小鬼头,就有办法对付下去,各位要牢牢记得,对付黑暗吸血鬼势力,光是白天阳光普照没有用,你得要有吸血鬼猎人晚上执行正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选举不可只看台面上的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次选举,看时代力量跟民众党得票数就知道,跟都市化程度有正相关关系。小党若想要求生,显然就没办法依靠人际网路,需要无穷无境的空战宣传。但这毕竟有限度,想要台湾继续都市化很难,而台湾的六都直辖市权力太大,拔除了地方势力的空间,年轻朋友或许觉得这样很好,这是大错特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王立第二战研所指出,小党生存靠空战宣传,效果有限。(图/记者黄克翔摄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表示你若没选上市长,就啥屁都不是。年轻朋友若没有学经历,又不是业务高手,那除了拍市长马屁,根本就没机会。想要扩张,应该是要拆解直辖市,要他们根据人口开放区长跟区议会,小党才会有透过简单议题求生的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结果现在支持者都反其道而行,觉得有师傅就万岁,根本是找死,把自己的未来选择权送出去,断自己的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可怕的是,韩还拿到超过500万票,扣掉党性坚强的,起码有个200万是货真价实的钢铁韩粉。这些人抛弃组织、抛弃社群甚至抛弃家庭,就跟人民公社重组社会关系一样,被训练成一批台湾红卫兵,台湾才1931万选民,几乎是9分之1相信敌国可以帮助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阶段,根本就没有正常民主国家,推行左右政策竞逐的空间,那些地方仕绅,就算长期支持国民党,也发现国家定位、民族存亡的问题,晓得中央执政权此次不能给中国拿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你,发现了吗?还是泡在理想与现实的幻境,相信分裂投票只是基于选人不选党,还是利益摆两旁、理念摆中间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北到南,看到太多故事了,民进党终究是一个比较愿意让年轻人出头的政党,老人提供人脉跟资金,壮年人协调指挥,隐身幕后就好。冲第一线的,只要你肯蹲点,愿意累积经验,勇于出面,就会有人愿意给你机会。但这不代表只有宣传看到的人才是功臣,有的地区选前声势大好,结果赢得难看,有些看来是砲灰却变成大黑马。这都是参选人重下什么因,就结什么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勤补给对选战具重要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置原因,绝大部分都是国民党在1124后,彻底倒向中国,利益分配不均,而且挟韩流自重,想要回到一党专政的中央威权年代,这些经历过两蒋时期的地方头人,怎么会看不出来你们在干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民进党同辈份的人,知道这些状况,做出多少协调,尤其在南部反各项进步政策最力的地方,要让他们放下对传统价值的坚持,先联手剿匪,这不是只有承诺而已,事后还得要做到,不然2022就是另一次分崩离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王立第二战研所指出,国民党于前年1124大选后,地方派系利益分配不均。(图/记者萧可正摄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段的原因,就是中国在香港助选,不分世代的人都看到台湾的未来将是如此,激发的亡国恐惧。若说前置因素是顾好基本盘维持55波对抗,那么后段就是超车反杀的主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我来看,没有什么谁功劳较大的问题,就如同一支军队,有主攻有侧翼、有前线有后勤,你怎么能说后勤补给官没去开枪,所以回家吃自己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偏偏有很多人这样,这明天再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若想要台湾人永续保持抗中态势,就不能天真的以为选举就是个人魅力主宰一切,抢攻收割更是万万不可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文章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●本文获作者授权,转载自「」脸书。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,《云论》提供公民发声平台,欢迎能人志士、各方好手投稿,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放烟花炸成植物人